首页 > 新闻 > 人物

人民日报社知名老记者王金凤:想起入党宣誓时

2016-06-29 09:46:57  来源: 人民网  编辑:段雅

   编者按:

  一个政党的前途命运,最终取决于民心。中国共产党,一个把人民利益书写于党章、宣示于誓词、贯穿于行动的政党,也必然能赢得人民支持,拥有最强大的生命力。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95岁生日,回顾95年来党所走过的光辉历程, “金台唱晚”微信公众号隆重推出“向建党95周年献礼”特刊,回顾中国共产党95年来经历的风风雨雨,再现中国共产党伟大而光辉的历史征程。

  今日刊登第一期《想起入党宣誓时》 ,让人民日报社知名老记者王金凤带您走进她的红色岁月。

  想起入党宣誓时

  ——向建党95周年献礼之一

  王金凤,又名金凤。原名蒋励君,1928年6月1日生于江苏省宜兴县。解放前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和北平清华大学,在解放战争时期多次参加爱国学生运动,是颇有传奇色彩的中共地下党员。 1947年入党,1948年去解放区,分配到人民日报当记者。她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记者,是新中国新闻界第一批授予高级记者职称和第一批享受政府津贴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写了几百万字的新闻作品。已版《友谊的花朵》《时代的眼睛》《在中国大地上》《历史的瞬间》《风起青萍末》《邓颖超传》《伟人之初》等作品集,《邓颖超传》曾获国家图书奖。

  人生中有些经历,是一辈子难以忘记的。

  1946年夏天,我考上上海交通大学工业管理系。八年抗战结束,人们渴望建立一个经济繁荣、民主进步的中国。我报考交大工业管理,满心希望自己能成为中国第一代女厂长,为实现祖国的工业化贡献一点力量。

  不料,国民党悍然发动全面内战,大举进攻解放区,在国民党统治区大肆镇压民主运动。交大有爱国民主传统。校内有地下党组织领导学生自治会、系科代表会和20多个进步社团。我参加了山茶社、知行社和青年会,偷偷阅读了《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共产党宣言》、《反杜林论》等革命书籍,初步了解社会发展的唯物史观,了解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了解中国共产党的纲领、路线、方针和政策。我决心将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前途结合在一起,将青春献给祖国和人民。

  ▲年轻时的金凤

  这年圣诞节之夜,北京发生美军强奸女生的暴行。1947年1月1日,我和上海几千个大中学生,行进在南京路上,抗议美军暴行。国民党军警的高压水龙头对准我们,将我们的棉袍淋得透湿。带钉的“中正棍”劈头盖脸朝我们打来,国民党的暴行进一步教育了我们,决心和它斗争到底。

  我积极参加了交大护校斗争和五月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斗争。在外滩,我和一些交大同学正在演讲,上海警备司令部的警车驰来,我们被强行拘捕,关进监狱。我们在监狱大唱“坐牢没什么,放出去,还要干”,和国民党进行面对面的斗争。校长吴保丰出面保释了我们。

  ▲金凤(左)与杨绛

  交大几十名同学上了黑名单,军警包围交大。在白色恐怖中, 同学陈明锽介绍我入党。我义无反顾地走上革命的道路。

  因在学运中有暴露,暑假我报考北京清华大学外文系,准备转移阵地。离开交大时,入党介绍人陈明望通知我,我是南方局系统的党员,组织关系转到北京清华大学地下党(南系)。接头的暗号是,有人拿两支钢笔问我:“喜欢哪一支?”我从心底牢牢记住接头暗号。

  九月来到清华。我焦急地等着地下党来人和我接上组织关系。

  ▲金凤和丈夫著名空军英雄赵宝桐

  终于,那一天来到了。大约是我到清华两个月后,我在静斋女生食堂吃饭。社会系的彭佩云来到我身边,问我下午有没有课。我说:只有一堂课,两点半下课。她让我下午三点在静斋会客室等她。

  下午三点,我准时来到女生会客室,彭佩云已在等着我。她起身关上门,会客室中只有我和她两人。她从书包中取出文具盒,从盒中取出两支钢笔,放在我面前,微笑着问我:“喜欢哪一支?”我兴奋一把抓住她的手,高兴地说:“接上了,接上了!”

  彭佩云也高兴的紧握住我的手,国统区的地下党,接上组织关系,真比亲人还亲。会客室谈话不方便,我们出了静斋,往新林院走去。

  那里是一幢二层小洋楼,教授宿舍区,十分幽静。我们一边散步,一边交谈。彭佩云告诉我,组织上确定,由她联系我。 我谈了我的家庭情况,在交大参加学生运动和入党经过。我告诉她,到清华已参加《新报》壁报社、大家唱、民舞社和农村识字班。我感到清华的民主气氛很浓,学术风气也好,很高兴在清华学习。只是我又很向往解放区,希望组织上考虑,能不能早点让我到解放区去。

  彭佩云问我参加社团不少,会不会影响学习。我说,文科功课比交大工科轻松多了,我应付得过来。彭佩云笑笑说,不是应付,而是要真正对待好,在同学中才有威信,才好开展工作。她谈了几点意见:第一,我刚来清华,学习运动是革命工作的“第二条战线”,要安心在清华学习,工作,暂不考虑去解放区;第二,总结学生运动经验,进步同学不要都集中在社团,要注意开展班组工作。她希望我好好开展班组工作。社团工作把重点放在《新报》,这是刚建立的壁报社,在学校已有一定影响。她还告诉我,外文系大一还有位党员唐孝端,也是在上海入党,是交大老校长唐文治的孙女。以后,由我联系唐孝端,和她一起团结同班同学。

  ▲1994年,金凤与意大利著名女记者法拉奇(左)在一起

  彭佩云入党比我早,有相当丰富的学生运动经验。她思虑慎密,工作认真负责。每过一星期,她都找我谈谈,了解我的工作情况,传达文件或上级组织意见,布置新的工作。当时领导清华学运工作的王汉斌(曾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是彭佩云的男朋友。他西南联大毕业,是彭佩云的入党介绍人,到北京任《平明日报》编辑作为掩护,是地下党北京市委委员。他身材不高,穿着长衫,当时不过二十几岁,人很精明能干,我们叫他小王。

  地下党是单线联系,联系的人也常有变动,清华地下党负责联系我的,先后有社会系的彭佩云、建筑系的刘义立、化学系的宋秀芳和外文系四年级的黄祖民。

  ▲赵宝桐与金凤夫妇在家里收看电视直播十六大开幕

  我在交大入党时,没有举行入党仪式。上海地下党的处境比北京地下党险恶多了,行动需更加谨慎。到清华半年多,我记得是1948年5月4日,当时联系我的宋秀芳通知我晚上七点到气象台。我准时赶到那里,小宋带我走进一处树林,找一处青草茂密的地方,我们两个都蹲下来,隐藏在青草中。她对我说,组织决定,今天让我补入党宣誓手续。她带我念誓词。大意是:

  “我自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承认和拥护党的纲领、路线,遵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誓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和共产主义伟大目标,奋斗终身!”

  她念一句,我跟着细声念一句,直念得全身热血沸腾!

  这是一个初夏的夜晚,远远地,正在举行纪念“五四”晚会的大礼堂传来悠扬的琴声和高昂的歌声,听来格外动人。两个十八九岁的女大学生,偷偷伏在清华园的青草深处,秘密宣誓,加入正在推翻旧中国,准备建立新中国的革命组织。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的美妙夜晚。

  宣誓完毕,小宋通知我,我出身无产阶级家庭,入党候补期一年。清华党组织认为我在学生运动期间表现称职,特批准缩短候补期三个月,改为1948年6月1日截止。小宋向我表示祝贺,我高兴地笑了。

  ▲金凤

  地下党的大学生党员,90%以上出身非无产阶级家庭,地下党自然不会搞唯成份伦,不会因家庭出身歧视党员。因此,刚入党的我和一批学生党员一样,生龙活虎地工作着,对前途充满信心。我后来知道整个解放战争期间清华地下党员约有200多名,占当时学生总数十分之一。但这200多名地下党员却组织领导了整个清华学生运动,开展得有声有色。那是多么美好的事业,多么美妙的青春啊!理想在闪光,一腔爱祖国、爱人民的壮志豪情在心头翻滚,自己觉得真可以为革命赴汤蹈火,牺牲生命在所不惜。又觉得自己正在参加光明的中国和黑暗的中国的决斗,革命力量排山倒海,势如破竹。我们党代表了正义和人民的根本利益,黑暗终将过去,光明就在眼前。我和小宋不由地哼起《光明谣》:“同志们向太阳,向自由,向着那光明的路。你看那黑暗已消灭,万丈光芒在前头!”

  ▲2008年5月,金凤在家中

  虽然时间已过去多年,那晚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耳边似乎还听到清华大礼堂传来的悠扬音乐声,仿佛是《黄河大合唱》那雄壮的旋律轰响。我和小宋轻快地向大礼堂走去。

  那年十月底,联系我的黄施民通知我,组织上批准我和一批清华地下党员和民青盟员到解放区去!辽沈战役正在进行,革命形势发展很快,急需接管城市的干部。我高兴得几乎跳起来。随即和北大一名男同学、上海医学院一名女同学一起化装成表兄妹,通过国民党封锁线,到了华北局城工部泊镇。十一月又行军到良乡,组织分配到人民日报工作。我随即向范长江同志报到。从此,我在人民日报当记者到1988年底。

  ▲2010年3月8日,金凤在人民日报社举办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100周年暨表彰会议上发言

  如今想起当年入党宣誓的情景,我的内心依然激动不己。相信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中国必将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宏伟目标,跻身世界强国之林。身为一名党员,我也将为此感到万分欣慰!

深度聚焦

白岩松解说开幕式获赞 被
朱婷获三八红旗手称号 父
杨幼民:湘西山水历练出的文
陈保知:难以割舍的熊山绿

本周热文

精选资讯

白岩松解说开幕式获赞 被
朱婷获三八红旗手称号 父

推荐新闻

白岩松解说开幕式获赞 被网友捧为“国家级的段子手”

朱婷获三八红旗手称号 父母订制2.3米长大床等女儿回家

杨幼民:湘西山水历练出的文人

陈保知:难以割舍的熊山绿宝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