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精墨妙画葡萄——论王万里的绘画追求 - 文化 - 中国商务新闻网

文化 > 正文

笔精墨妙画葡萄——论王万里的绘画追求

2019-05-13 09:47:42 | 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传媒频道 | 编辑:黄涛
0

王万里的绘画题材广泛,主要以花鸟、葡萄、鱼、荷花等为著名,他的画作取材鲜活、生动的大自然,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真实、逼真而又富于神采,简洁凝练而又富于意蕴。王万里认真研习徐渭、石涛、任伯年、吴昌硕等人的绘画技巧,绘画风格简洁明快,自然清新。王万里追求“以书入画”,他的书法基础深厚,曾醉心于临摹汉魏碑刻,痴迷于二王,其从名家入手,师法名帖,尤其是精于瘦金体,笔法自然娴熟,清新隽逸。王万里的绘画作品深深植根于传统而又富有有民间元素,透露出强烈的情感,其绘画自成一家,具有鲜明的艺术个性与独特的个人魅力。

 王万里的画作立足传统,而又努力尝试突破传统,追求“我之为我,自有我在”的艺术理想。赵孟頫曾言:“作画须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何益。” 赵孟頫所谓的“古意”其实就是“传统”的意思。王万里坚持传统,他认为我们不能一味地照搬西方绘画的话语系统,不能走极端,笔、墨、线条是中国民族绘画的精神和灵魂,是中国绘画与西方绘画的区别的标志,不可轻易放弃,必须坚持并突出属于我们的民族特色。王万里强调“以书入画”的传统特色。他认为中国画要突出书法的“书”的特征,要追求做到书法的用笔与画面的形象完美的契合。从篆书到隶书、楷书、行书、草书的不断裂变和形成的过程中,中国书法家已经熟练地掌握并运用毛笔的勾勒、盘旋、顿挫、提按等技术或技法及用墨的浓淡、干湿、枯润等多种变化的方法和技巧,经过长期的沉淀和累积,中国书法确立了以线造型来抒发情感,表达思想。中国书法家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艺术表达方式和审美体系。王万里书法基础扎实、牢靠,对篆隶、楷书、行书、草书下过很大功夫,长期倘佯与“碑”“帖”之间,在运笔、用墨上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可谓是笔精墨妙,妙笔生花,挥洒自如,从容大度。

 王万里的作品《丰收颂》明显具有“以书入画”的特征,具有浓郁的篆隶笔意。葡萄的主枝、成熟的葡萄及新鲜的叶子大笔浓墨纵横挥洒,用笔重,笔画粗,顿挫有力,线条刚、粗、直,显得厚重沉稳,而苍老的叶子与未成熟的葡萄则是淡墨勾勒,提按转侧较为婉转,顿挫、转折圆转用力较轻并且轻、淡。用墨的浓淡准确、合理,用笔的轻重自然、简练,生动、真实地再现了丰收的客观景象。王万里通过运笔的粗细,疏密和用墨浓淡、干湿等手法表现葡萄的墨绿、亮绿、浅黄、透紫,表现了葡萄熟透、成熟、半成熟、青涩等几种状态,葡萄叶呈现出以下几种状态:浓绿、干枯,嫩叶等。王万里通过用笔的曲直、刚柔、粗细来表现葡萄及枝叶的形与神,通过运笔的顿挫、转折来表现葡萄及枝叶的形体结构与透视关系,通过行笔快慢、抑扬来表达情感。整幅作品层次分明,错落有致,实虚相辅相成,明暗处理准确到位,空间关系安排得合理、科学,显得真实、生动、鲜活,造型富有变化,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王万里对“以书入画”有着自己独特的深刻理解与感悟,传统用笔及用墨的功能不仅仅表现葡萄的“形”,更重要的是表现了葡萄的“神”,并且做到“形”与“神”的有机结合。除了勾画葡萄的外形特征外,王万里通过“笔墨”的千变万化表现葡萄的神以及反映画家的情感。王万里的“以书入画”不是通过简单的描绘来反映事物,不仅仅是为了造型,更重要的是轻松自如地表达画家对生活的“情感”和“感悟”。王万里的“以书入画”更具有语言上的简洁性、明确性,也就是对外界、对自然表达人的主观感受意图的明确性和鲜明色彩。而明确、鲜明是一切形式的最根本的特性,王万里的笔墨能更明确、鲜明、“直接”“快捷”地表达他对生活等客体对象的主观感受,更容易抓住“物”的特征和本质,穿越表象的重重迷雾与障碍,直达其核心本质。王万里强调“明确、鲜明”是一切艺术形式的最根本的特性,这不仅仅是对一切艺术的最本质的特性做的概括与总结,更重要的是他高度肯定了“以书入画”的重要作用及意义。王万里的“以书入画”做到了表达自己内心感情含蓄而不含糊,明了而不直白,鲜明而有鲜活地传达了他对生活的热爱。

 王万里强调“以书入画”要把笔墨的简洁性和指向性发挥到极致,但他也认为“简洁”也不能过了头,必须保持其“明确性”,不能一味地崇尚“高简”。否则,“逸笔草草”不求形似,就会真的丧失了“形似”,绘画就会变成莫名其妙,不知所云,艺术就会走向真正的堕落和毁灭。苏东坡曾言:“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明初王绂在《书画传习录》中阐述苏东坡上述诗句时,发挥道:“东坡此诗盖言学者不当刻舟求剑胶柱而鼓瑟也。然必神游象外,方能意到环中。今人或寥寥数笔,自矜高简;或重床叠屋,一味颟顸。动曰不求形似,岂知古人所云不求形似者。不似之似也。彼烦简失宜者焉可同年语哉!”王绂指出了所谓的不求形似,是不似之似也,并不是一味地排斥形似,而是要以神似为主,突出表现画家的情感。鲁迅对“动曰不求形似”的弊端做了深刻的批评“竟尚高简,变成空虚。”倪云林曾言:“余之竹聊以写胸中逸气耳,岂复较其似与非、叶之繁与疏、枝之斜与直哉!或涂抹久之,他人视以为麻为芦,仆亦不能强辩为竹,真没奈览者何。”倪瓒《题为张以中画竹》其实,倪瓒强调的是要写胸中逸气,注重神似,并不是决绝地反对形似。

 王万里作品成功的因素之一就是他对生活天然的深厚感情。清画家孔衍栻在其《石村画诀》中曾言:“余不论大小幅,以情造景,顷刻可成”。⑹p977孔衍栻指出情感在绘画创作中的重要作用。情感在艺术创作中至关重要,是一部作品是否成功的关键要素之一,不可或缺。情感固然是一幅画成功的关键要素之一,但是这并不是意味着否定其他要素如技巧等的重要作用。但是我们也不可走极端,把创作主体的情感片面化,绝对化,而忽视艺术的其他因素,否则我们很难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龚自珍《长短言自序》说:“情之为物也,亦尝有意乎锄之矣;锄之不能,而反宥之;宥之不已,而反尊之。龚子之为《长短言》何为者耶?其殆尊情者耶!”龚自珍认为人类情感不能压抑,理应宽容和尊重,这首诗反映了他自尊其心、其情的心态。龚自珍指出对“情感”不仅要珍惜、宽容,而且还公开表示要像《尊史》《尊命》《尊隐》等一样尊情,其实质就是尊重自我,尊重自我对于事物的独立认识与感受。王万里就是这样一位画家,他尊重自我,尊重自我对生活的深刻认识与感受,不虚伪,不做作,不矫情。他的情感创作姿态的位格不是高高在上,高于生活,先入为主,主题先行去图解生活,教训大众。他的情感创作姿态的位格也不低于生活,降低自我,一味地媚俗,迎合大众,追求商业利益。王万里没有扭曲自我,制造轰动效应,盲目地求“新”求异,哗众取宠,而是始终如一,满怀对生活的一腔真情、深情、激情作画。

 王万里的葡萄画作中虽然以葡萄为主角,但也富有一定的民间元素和浓郁的民间色彩,诸如其画作中不断出现鸡和鱼,鸡代表了吉祥如意,鱼代表了年年有余,表现了画家对劳动人民良好的祝愿和对乡土生活热爱的情感。其作品中泼墨表现葡萄枝叶,简练、简洁以实为主,以写意为重,而刻画葡萄则是工笔为主,精雕细刻,运用不同色彩呈现葡萄的未成熟、成熟、熟透,将成熟的状态,显得厚重而有轻盈,真实还原客观世界的本真面貌。画作下面则是两只鸡,鸡主要以泼墨为主,鸡冠画龙点睛式地点饰绚烂的红色,整个画面立刻充满乡村生活的生机、活力,显得富有鲜活和喧闹,营造新鲜而富有生气的气氛,葡萄的“静”与鸡的“动”形成了强烈的艺术张力,二者的对比,使得整个画面立即生动、鲜活起来,深刻地表达了画家热爱生活、倾心大自然的热烈情感,鸡的出现增添了画面的生气和活气,纯粹的葡萄只是静的“死物”,缺乏“动感”,过于“静”并不有利于抒发画家对生活、大自然的炙热情感,其他作品中的鱼的出现都是如此的手法。王万里的葡萄画作中鸡与鱼等动物的出现,都是追求动与静的结合,有利于画家抒发情感,表达对生活独特的感受和对人生的领悟,并且赋予了生动、鲜活的民间色彩,表达了画家美好的祝愿,具有明显的“天人合一”的情感取向。

 王万里作品传统文化气息浓郁,立足于丰富多彩和五彩缤纷的生活,追求再现原汁原味的生活的原生态,真切细腻地表达艺术对象,他的画作褪尽书斋味,充满了生机与活力,具有浓郁的生活色彩。王万里强调情感的自然表达,追求一种自然的风格,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似乎一切都是随手拈来,偶然天成,毫无做作,没有斧凿的痕迹,天趣横生,如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

 王万里的画作不逞才,不使气,不“夸张”,不“变形”,他“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强调抒发感情,推崇笔墨,讲究形神兼备,突出书法用笔,以形写神,其画风清雄简练,刚健清新,具有强烈的民族气质和民族风格。王万里并没有止步于此,而在传统的基础上表达自己的情感,不断丰富自己的艺术技巧,强化自己的表达能力,提高自己的表现水平,努力在传统的基础上,完善自己的艺术表达体系,形成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

 (平顶山学院 焦兰周)

相关新闻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

文化 > 正文

笔精墨妙画葡萄——论王万里的绘画追求

2019-05-13 09:47:42 | 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传媒频道 | 编辑:黄涛

王万里的绘画题材广泛,主要以花鸟、葡萄、鱼、荷花等为著名,他的画作取材鲜活、生动的大自然,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真实、逼真而又富于神采,简洁凝练而又富于意蕴。王万里认真研习徐渭、石涛、任伯年、吴昌硕等人的绘画技巧,绘画风格简洁明快,自然清新。王万里追求“以书入画”,他的书法基础深厚,曾醉心于临摹汉魏碑刻,痴迷于二王,其从名家入手,师法名帖,尤其是精于瘦金体,笔法自然娴熟,清新隽逸。王万里的绘画作品深深植根于传统而又富有有民间元素,透露出强烈的情感,其绘画自成一家,具有鲜明的艺术个性与独特的个人魅力。

 王万里的画作立足传统,而又努力尝试突破传统,追求“我之为我,自有我在”的艺术理想。赵孟頫曾言:“作画须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何益。” 赵孟頫所谓的“古意”其实就是“传统”的意思。王万里坚持传统,他认为我们不能一味地照搬西方绘画的话语系统,不能走极端,笔、墨、线条是中国民族绘画的精神和灵魂,是中国绘画与西方绘画的区别的标志,不可轻易放弃,必须坚持并突出属于我们的民族特色。王万里强调“以书入画”的传统特色。他认为中国画要突出书法的“书”的特征,要追求做到书法的用笔与画面的形象完美的契合。从篆书到隶书、楷书、行书、草书的不断裂变和形成的过程中,中国书法家已经熟练地掌握并运用毛笔的勾勒、盘旋、顿挫、提按等技术或技法及用墨的浓淡、干湿、枯润等多种变化的方法和技巧,经过长期的沉淀和累积,中国书法确立了以线造型来抒发情感,表达思想。中国书法家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艺术表达方式和审美体系。王万里书法基础扎实、牢靠,对篆隶、楷书、行书、草书下过很大功夫,长期倘佯与“碑”“帖”之间,在运笔、用墨上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可谓是笔精墨妙,妙笔生花,挥洒自如,从容大度。

 王万里的作品《丰收颂》明显具有“以书入画”的特征,具有浓郁的篆隶笔意。葡萄的主枝、成熟的葡萄及新鲜的叶子大笔浓墨纵横挥洒,用笔重,笔画粗,顿挫有力,线条刚、粗、直,显得厚重沉稳,而苍老的叶子与未成熟的葡萄则是淡墨勾勒,提按转侧较为婉转,顿挫、转折圆转用力较轻并且轻、淡。用墨的浓淡准确、合理,用笔的轻重自然、简练,生动、真实地再现了丰收的客观景象。王万里通过运笔的粗细,疏密和用墨浓淡、干湿等手法表现葡萄的墨绿、亮绿、浅黄、透紫,表现了葡萄熟透、成熟、半成熟、青涩等几种状态,葡萄叶呈现出以下几种状态:浓绿、干枯,嫩叶等。王万里通过用笔的曲直、刚柔、粗细来表现葡萄及枝叶的形与神,通过运笔的顿挫、转折来表现葡萄及枝叶的形体结构与透视关系,通过行笔快慢、抑扬来表达情感。整幅作品层次分明,错落有致,实虚相辅相成,明暗处理准确到位,空间关系安排得合理、科学,显得真实、生动、鲜活,造型富有变化,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王万里对“以书入画”有着自己独特的深刻理解与感悟,传统用笔及用墨的功能不仅仅表现葡萄的“形”,更重要的是表现了葡萄的“神”,并且做到“形”与“神”的有机结合。除了勾画葡萄的外形特征外,王万里通过“笔墨”的千变万化表现葡萄的神以及反映画家的情感。王万里的“以书入画”不是通过简单的描绘来反映事物,不仅仅是为了造型,更重要的是轻松自如地表达画家对生活的“情感”和“感悟”。王万里的“以书入画”更具有语言上的简洁性、明确性,也就是对外界、对自然表达人的主观感受意图的明确性和鲜明色彩。而明确、鲜明是一切形式的最根本的特性,王万里的笔墨能更明确、鲜明、“直接”“快捷”地表达他对生活等客体对象的主观感受,更容易抓住“物”的特征和本质,穿越表象的重重迷雾与障碍,直达其核心本质。王万里强调“明确、鲜明”是一切艺术形式的最根本的特性,这不仅仅是对一切艺术的最本质的特性做的概括与总结,更重要的是他高度肯定了“以书入画”的重要作用及意义。王万里的“以书入画”做到了表达自己内心感情含蓄而不含糊,明了而不直白,鲜明而有鲜活地传达了他对生活的热爱。

 王万里强调“以书入画”要把笔墨的简洁性和指向性发挥到极致,但他也认为“简洁”也不能过了头,必须保持其“明确性”,不能一味地崇尚“高简”。否则,“逸笔草草”不求形似,就会真的丧失了“形似”,绘画就会变成莫名其妙,不知所云,艺术就会走向真正的堕落和毁灭。苏东坡曾言:“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明初王绂在《书画传习录》中阐述苏东坡上述诗句时,发挥道:“东坡此诗盖言学者不当刻舟求剑胶柱而鼓瑟也。然必神游象外,方能意到环中。今人或寥寥数笔,自矜高简;或重床叠屋,一味颟顸。动曰不求形似,岂知古人所云不求形似者。不似之似也。彼烦简失宜者焉可同年语哉!”王绂指出了所谓的不求形似,是不似之似也,并不是一味地排斥形似,而是要以神似为主,突出表现画家的情感。鲁迅对“动曰不求形似”的弊端做了深刻的批评“竟尚高简,变成空虚。”倪云林曾言:“余之竹聊以写胸中逸气耳,岂复较其似与非、叶之繁与疏、枝之斜与直哉!或涂抹久之,他人视以为麻为芦,仆亦不能强辩为竹,真没奈览者何。”倪瓒《题为张以中画竹》其实,倪瓒强调的是要写胸中逸气,注重神似,并不是决绝地反对形似。

 王万里作品成功的因素之一就是他对生活天然的深厚感情。清画家孔衍栻在其《石村画诀》中曾言:“余不论大小幅,以情造景,顷刻可成”。⑹p977孔衍栻指出情感在绘画创作中的重要作用。情感在艺术创作中至关重要,是一部作品是否成功的关键要素之一,不可或缺。情感固然是一幅画成功的关键要素之一,但是这并不是意味着否定其他要素如技巧等的重要作用。但是我们也不可走极端,把创作主体的情感片面化,绝对化,而忽视艺术的其他因素,否则我们很难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龚自珍《长短言自序》说:“情之为物也,亦尝有意乎锄之矣;锄之不能,而反宥之;宥之不已,而反尊之。龚子之为《长短言》何为者耶?其殆尊情者耶!”龚自珍认为人类情感不能压抑,理应宽容和尊重,这首诗反映了他自尊其心、其情的心态。龚自珍指出对“情感”不仅要珍惜、宽容,而且还公开表示要像《尊史》《尊命》《尊隐》等一样尊情,其实质就是尊重自我,尊重自我对于事物的独立认识与感受。王万里就是这样一位画家,他尊重自我,尊重自我对生活的深刻认识与感受,不虚伪,不做作,不矫情。他的情感创作姿态的位格不是高高在上,高于生活,先入为主,主题先行去图解生活,教训大众。他的情感创作姿态的位格也不低于生活,降低自我,一味地媚俗,迎合大众,追求商业利益。王万里没有扭曲自我,制造轰动效应,盲目地求“新”求异,哗众取宠,而是始终如一,满怀对生活的一腔真情、深情、激情作画。

 王万里的葡萄画作中虽然以葡萄为主角,但也富有一定的民间元素和浓郁的民间色彩,诸如其画作中不断出现鸡和鱼,鸡代表了吉祥如意,鱼代表了年年有余,表现了画家对劳动人民良好的祝愿和对乡土生活热爱的情感。其作品中泼墨表现葡萄枝叶,简练、简洁以实为主,以写意为重,而刻画葡萄则是工笔为主,精雕细刻,运用不同色彩呈现葡萄的未成熟、成熟、熟透,将成熟的状态,显得厚重而有轻盈,真实还原客观世界的本真面貌。画作下面则是两只鸡,鸡主要以泼墨为主,鸡冠画龙点睛式地点饰绚烂的红色,整个画面立刻充满乡村生活的生机、活力,显得富有鲜活和喧闹,营造新鲜而富有生气的气氛,葡萄的“静”与鸡的“动”形成了强烈的艺术张力,二者的对比,使得整个画面立即生动、鲜活起来,深刻地表达了画家热爱生活、倾心大自然的热烈情感,鸡的出现增添了画面的生气和活气,纯粹的葡萄只是静的“死物”,缺乏“动感”,过于“静”并不有利于抒发画家对生活、大自然的炙热情感,其他作品中的鱼的出现都是如此的手法。王万里的葡萄画作中鸡与鱼等动物的出现,都是追求动与静的结合,有利于画家抒发情感,表达对生活独特的感受和对人生的领悟,并且赋予了生动、鲜活的民间色彩,表达了画家美好的祝愿,具有明显的“天人合一”的情感取向。

 王万里作品传统文化气息浓郁,立足于丰富多彩和五彩缤纷的生活,追求再现原汁原味的生活的原生态,真切细腻地表达艺术对象,他的画作褪尽书斋味,充满了生机与活力,具有浓郁的生活色彩。王万里强调情感的自然表达,追求一种自然的风格,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似乎一切都是随手拈来,偶然天成,毫无做作,没有斧凿的痕迹,天趣横生,如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

 王万里的画作不逞才,不使气,不“夸张”,不“变形”,他“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强调抒发感情,推崇笔墨,讲究形神兼备,突出书法用笔,以形写神,其画风清雄简练,刚健清新,具有强烈的民族气质和民族风格。王万里并没有止步于此,而在传统的基础上表达自己的情感,不断丰富自己的艺术技巧,强化自己的表达能力,提高自己的表现水平,努力在传统的基础上,完善自己的艺术表达体系,形成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

 (平顶山学院 焦兰周)

相关新闻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